美阿州花600万美金对抗白茅草入侵(图)

来源:2020-05-20 19:41:08

  美国阿拉巴马州从政府经济刺激计划专款中抽出600万美金用于对抗“白茅”草的入侵。这种杂草可不像蒲公英那样的无害。这种草是杀手,几乎不可消灭。

  除草英雄应对“白茅”入侵的战争

  图1:阿拉巴马州拨款600万美金以防止白茅草的入侵。杰米 托马斯(Jamie Thomas),一位林业顾问,正在看着斯蒂芬 佩考特拔起一株白茅草,并展示白茅草的根部。.

  佩考特先生说:“人们总是认为白茅草只是一株小草,却不知道它可以侵占整个生态系统。”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美国阿拉巴马州从政府经济刺激计划专款中抽出600万美金用于对抗“白茅”草的入侵。并且选派两个人专门负责此事。当你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不是会大笑:“数百万美金用于出去些杂草?”听起来似乎是一个把钱用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的典例。但是,这种杂草可不像蒲公英那样的无害。这种草是杀手,几乎不可消灭。

  大家还记得一部科幻电影《从另一大陆来的杂草》吗?在影片中,愚蠢的城市居民忽视一种杂草的入侵,而使得主角无计可施。并大喊:“蠢货,明白吗?这可是白茅草入侵。”两个礼拜以前,我们的两位除草英雄开始运作位于蒙哥马利的阿拉巴马“白茅”控制中心,开始了他们的战斗。这个控制中心里除了书架和木板墙,最显着的是铺在桌子上的一张被颜色标记覆盖的阿拉巴马州的地图。在地图上,有许多绿色的小点。这些小点几乎覆盖了阿拉巴马底部地区,约占全州总面积的1/3。每一个小点都代表着卫星定位系统确定的白茅草所在区。

  白茅草,又称完美杂草,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恶毒的10种杂草之一。白茅草会侵占土地和森林,毁坏农作物,破坏本土植物,颠覆生态系统。而白茅草很难被杀死,被点燃时燃烧非常剧烈。并且百茅草有锯齿状的叶子和粒状结构。这意味着,即使是什么草都吃的山羊也不会去碰它们。

  欧内斯特·洛韦特(Ernest Lovett),这场除草战争的一位负责人。他看着地图说:“阿拉巴马西南部只是刚刚被白茅草入侵”。不久后,他将会被派遣到阿拉巴马西南部去喷洒除草剂。这两种除草剂由其富有挑衅意味的名字而着称:“草甘膦(Roundup)”和“百垄通(Arsenal)”

  洛韦特先生,61岁,是一个高大的白发老人。在林业管理职位退休以后加入了拉尔森&迈克格林(Larson & McGowin)公司。现在,这个公司通过竞标后负责阻止白茅草入侵阿拉巴马州的业务。

  摆在洛韦特先生面前的地图上,美国80号高速公路以上,约占阿拉巴马州面积2/3的地区被涂成了红色。他解释说:“总体战略就是进攻。以80号高速公路为界限,在80号公路以南的地区将白茅草消灭。在此期间会有许多同步进行的平行攻击。洛韦特先生的搭档,斯蒂芬·佩考特(Stephen Pecot)在一旁听着,脸上表情严峻。佩考特先生是一位研究森林的学者,并且是阿拉巴马州白茅草控制中心的对外负责人。他曾经花了十年研究格鲁吉亚南部的长叶松。或许在政治上,佩考特先生更提倡自由,但在对待白茅草问题上,没有半点“和平”可言。佩考特先生说,如果不加以制止,白茅草会扩散到密歇根州。

  据记载,在1911年的冬天,日本的无核小蜜橘的根从日本海运到阿拉巴马州距离莫比尔地区25英里的“GRAND”海湾。而包裹无核小蜜橘根部的东西正是白茅草。同时,当时的州政府鼓励用白茅草作为饲料作物和防止水土流失作物。但是,后果却非常严重,本土植物的生活领域被侵占。白茅草从阿拉巴马蔓延到佛罗里达州、密歇根州,甚至更远。

  现在,春天的时候,你可以看到白茅草的白羽丛,借助风力传播种子。临近夏天的时候,黄绿色的叶子可以长到6英寸高。在冬天,草色变为棕色,但是常常直立着,好像是在对冬天的反抗。

  我们人类对于自然规律的不平衡现象总是反应相对迟钝。或许是因为我们人类有责任心,不想去干涉自然物种的发展。特别是当这个罪犯仅仅是在路边随风摇摆的很平常的杂草时,我们的反应更加迟钝。

  林业专家、科学家和其他一些人在几年前就已经提醒大家注意白茅草的危害。提倡对于发现的白茅草要及时清除。佩考特先生说:“人们总是认为白茅草只是一株小草,却不知道它可以侵占整个生态系统。”

  一个月前,阿拉巴马林业委员会招标寻找“阿拉巴马对白茅草之战”的合作公司。这个三年“作战计划”甚至调用了美国经济刺激补助的专款。该计划并确立了两个目标:为阿拉巴马州创造就业岗位和建立白茅草自由生长区并阻止白茅草向北方扩散。

  洛韦特和佩考特所在的公司在几天前刚刚得到合同。现在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联系州内熟悉白茅草生长区的林农,检查农田以外的土地上白茅草的分布,雇佣和训练一些人使用除草剂。洛韦特现正准备前往欧陶(Eutaw)地区,为该地区的林农们除去百茅草。临行前,他说,每次开车的时候他都很担心皮卡的货舱里粘上了白茅草的种子,当行使在告诉公路上的时候,会帮助白茅草传播。

  佩考特现正也准备驱车去西边五十英里外塞马尔(Selma)的农村,在那里的林农们发现了一小块白茅草生长区。我们决定跟随佩考特先生一起去塞马尔。在路上,他告诉我们说,这场对付白茅草的战争,需要和其他州合作。因为白茅草传播速度很快,仅仅在阿拉巴马州进行教育和宣传让人们知道怎么根除白茅草是远远不够的。这样总体成本就会远远大于600万美金。他指着窗外的一块农田说,或许在这块农田里也存在着白茅草。

  佩考特先生到达塞马尔后,和当地的林业委员会主席托马斯·郎(Thomas Lang)以及林业顾问杰米·托马斯(Jamie Thomas)一起来到一块棉花田里。他们谈论说,白茅草真的像是个外星物种,你根本不可能一次完全清除他们,在几个月以后,必须在来到这个地方重新喷洒除草剂。

  当人们来到了一块长满白茅草的区域时,你会看到这里的百茅草基本上都齐腰高,白茅草的长叶子随风飘荡。托马斯 郎先生拿出一个定位装置,上面现实“北纬32.33374,西经86.99641。对这块白茅草地进行了卫星定位后,托马斯 郎先生拿出一把铲子,把一些白茅草从根铲起,佩考特先生抓起一株白茅草向我们揭示白茅草侵蚀土壤的根部。这些根部看起来很自然,但有些不同寻常,但是它的破坏力确实让人感觉很恐怖。

  译自纽约时报。 (本文来源:新探索QUO 作者:赫娉)

铁岭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