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昌石练一农民土方法防治作物病虫危害

来源:2020-05-20 20:41:09

  乌桕、辣蓼草、馒头树……这些农民见而除之的野草、杂灌木,能有什么用处?让人意外的是,这些“废物”竟然是治作物病虫的“良药”:辣蓼草汁液会辣死卷心虫、用烟叶茎杆能驱赶二化螟。

  眼下,遂昌县原生态农产品培育工作正大张旗鼓推进之中,到底有多少“生态良方”藏于民间?在记者探寻“民间生态良方”的过程中,真的就找到了各式各样简单实用的去除农作物病虫害的“土方法”。

  据说,石练镇上街村低保户朱樟汉就一直采用传统生态的方法给水稻、蔬菜去病、除虫。朱樟汉说,他今年61岁,40多年来,家里就从未买过一袋化肥、一瓶农药,全部使用自己配制的土农药进行治虫、用农家肥肥田,今年家里5分田的水稻收获了三百来斤稻谷。

  “‘土药’的制作方法也很简单,原材料也是就地取材,像辣蓼草、乌桕叶、烟叶茎杆、鱼藤、馒头树,还有茶饼等这些东西,农村到处都是。制作时通常采用压榨、煎熬的方法,可单独喷洒,也可混用。”朱樟汉说,“土药”的施用时间也有讲究,一般一季水稻根据病虫发生阶段,喷洒3至4次即可。同时朱樟汉也表示,虽说这些“土农药”都是由植物汁液煎熬出来的,十分生态,但“是药三分毒”,比如在水稻花期、收获期自己就不去打“土药”,避免“土药”残留。

  种田不放化肥、不打农药,在常人看来实在有些不正常。邻居们给朱樟汉的评价是“弄不零清”、“懒汉”。石练镇柳方村68岁的老制种辅导员吴维诚说,其实这种“懒汉”做法,盛行于六、七十年代,当时由于受限于科技发展水平,只能采用这些土方法进行治病、驱虫,朱樟汉所采用的方法就是从那时学来的,只不过别人都用农药、化肥,而他继续坚守罢了。

  柳方村73岁的老村支书姚新法是这些土方制作的见证人,他说家里曾经有一本专门记载有各种民间土肥、土药制作方法的小册子。很多“处方”都是农民自己摸索出来的。比如辣蓼草,因为有一股辣椒味、十分呛人,大家就想到用它来驱虫、除虫。但这些原生态的方法,随着农药、化肥的普及,也就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

  当记者问及这些就地取材的草药,为什么不能大面积推广使用时,姚新法说,主要是这些“土药”制作花费功夫,比如,用烟茎治二化螟引起的枯鞘团时,需要人工一段一段地插进患病的水稻里,效率低下。但他表示,大量施用化肥、农药带来产量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问题,以前农田蓬松的土壤现在板结特别严重,许多病虫害抗药性特别强,这些都是需要面对的。

  该县农业局高级农艺师朱金星表示,烟叶茎杆、辣蓼草、鱼藤尤其是茶饼确实对一些虫害有一定防治功效。在培育原生态农产品过程中,一方面要积极弘扬民间一些确有功效的土方,比如提倡施用茶饼驱虫,排除使用化学合成药剂;另一方面也可接受一些植物性药剂,毕竟烟茎数量稀少,辣蓼等功效又确实有限,要在实际生产过程推广还是有相当难度。

铁岭资讯网